詹积富“透析”医保局成立前后的顶层设计(21世纪经济报道)

发布时间: 2019-04-11 16:13   来源:三明市卫健委信息科    字号:

  履新三个月, “医改明星官员”詹积富现身武汉首届世界大健康博览会,这一次,他的身份是福建省三明市人大常委会主任。

  在新一轮医改政策的顶层设计中,詹积富深度参与,这场正在中国医疗市场掀起“风浪”的新医改中,国家的顶层设计将如何影响这个行业?

  “回扣是整个医疗医药医保领域的癌症,是导致不正确医疗行为的罪魁祸首。”4月10日,在上述博览会上,詹积富指出,新医改的本质就是反腐,而医保局成立后将进一步“围剿”医药代表,并给行业不规范行为洗钱带来难度,各类“神药”将被进一步剔除,中小药企的生存空间被挤压,带来行业的高度整合,这将是民族药企的极大机遇期。

  改而不革顽疾未除 

  2018年5月31日,国家医保局正式挂牌。根据国务院改革方案,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、生育保险职责,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职责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,民政部的医疗救助职责整合,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,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。而在全国范围内,从各省直到各县,均成立相关国家医保部门。

  “国家医疗保障局成立的目的就是要整合广义上的医疗资源,堵掉方方面面的漏洞,用我们现有的医疗保障资源给老百姓带来最大的效益,强化国家医疗保障和医疗保障系统,”詹积富如此解读。

  这种顶层设计,与我国当前的医保现状不可分隔。在詹积富看来,当前的医保政策,仍存在政策难以统一、多轮医保目录只有增加没有减少,缺乏动态调整机制,而医保报销政策也仍然是补丁式,让人看不懂,听不明,不兼容。此外,在药品耗材采购方面,各省、市、区单独采购药品耗材无法斩断价格虚高回扣链条。而在医疗信息方面,全国的三保合一系统没有国家标准,药品采购、医保支付、医疗就诊信息不连通、标准不一、监管困难,由此导致信息不连通,国内尚未建立医疗信息共享机制。

  此外,在全国范围内,各省的医疗支出年均呈现20%左右的增幅,“但国人的健康质量并未随之得到提升,”詹积富说,在这种局面下,国家成立医保局,从顶层设计上,加速对医疗体系的改革。

  为过去一年点赞 

  改革的措施推进很快。

  在国家医疗保障局成立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已先后推出“4+7”带量采购、针对肿瘤治疗领域的17个品种的谈判、医疗保障局的扶贫、打击骗保和全国医保系统的信息化建设等措施,“这些战役打得很漂亮,为他们点赞”,詹积富说,在导致不正确医疗行为的因素中,回扣的存在占比达80%以上,反之,医疗系统的技术问题和医疗机构的内部分配问题,所占的比例很小。医保局成立后,会让所有的医务人员没有拿回扣的机会。

  此外,医保局要做的另外一件事,就是提高所有医务人员的阳光化收入,让他们不再想去拿回扣。“钱从哪里来?不可能从财政拨款,”詹积富说,必须从现在一百块的医疗费用收取当中,将近70块的药品耗材的费用降低到30块左右。但医保局做到这一点的前提是,必须让各个地区和省的医疗总费用的增长不超过或略高于GDP的增长和老百姓可支配收入。

  “还要让所有的医务人员不敢再去拿回扣”,詹积富说,这方面就必须严格监管。事实上,在此前三明市的医改过程中,已经在上述三个方面推行多年,“但目前我们仍未收兵,反而是刚刚开始,也就是说,这些目标的达成,会是一场持久战。”

  医保制度到底该如何改革?在詹积富看来,就是要让老百姓的所花的钱最少,国企的健康效益最高。具体措施上,要先解决好各类力量博弈的关系,并打击骗保。另一方面则是要做好脱贫攻坚的医疗保障,即在国家医保局成立后,各省各个省要把新农合、城乡居民和城镇职工合起来予以支付,“就是要在一个平台和一个系统上,所有的人不管你是干部还是职工,还是农民,大家都没有身份级别,都用同一套目录、医疗服务价格、同一个支付标准。”第三件事则是要成立一个全国统一的药械采购平台。

  新成立的医保局还将拥有“四个杀手锏”。“产品能否上全国医疗保障系统的采购平台,特别是针对贿赂医生或院长的企业,可以直接让企业不能上平台,这将是医保局的第一个杀手锏”,詹积富说,此外,还可以设定一个最高销售限价,即采购价超过最高限售价就由医院自己买单,低于限售价医院自己处理,这就是典型的市场机制来调节,比如若阿莫西林的售价市场上分每盒5元-20元不等,但政府可以设定一个最高售价10元,这在詹积富看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零加成。医保局还可通过是否让药械医保来监管。更重要的是,可以通过医保支付结算标准来监控,即设定医保报销费用额度,超出报销比例的部分,由个人自费处理。

附件下载:
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