健康中国的“三明样本”(欧洲时报)

发布时间: 2019-07-22 10:50   来源:三明市卫健委信息科    字号:

  说到健康,每个人都会有很多的感慨。《我不是药神》反映了看病难、看病贵的问题,引起了中国民众的广泛反应。中共已提出健康中国战略,新医改究竟应该怎么做?中国十三五规划委员会专家委员、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李玲教授,有着自己的看法。

  

图为福建东南卫视的《中国正在说》节目,李玲在演讲。

机制换轨:“不为人民币,为人民健康服务”

  李玲:医疗非常特殊,因为你去看医生,为什么你要去看医生?你需不需要吃药?你需不需要做检查?你需不需要动手术?这是你的需求,由医生作主。医生既是医疗服务的供给侧,他给你提供服务;同时,你的需求医生作主。如果我们的体制机制是逼着医生要创收,大家可想而知结果是什么:过度的用药、过度的检查、过度的医疗,一定是一个普遍的现象。

  大家也知道,取消药品加成、药品的招标采购、提高服务价格等等,各项政策也在推动。但是这些改革,都是一个单项政策,医院还在逐利创收的老路上。单项政策落地以后,可能会产生事与愿违的效果,就是“按下葫芦起了一串瓢”。

  我们用中国全国的数据作了研究,2016年以后,中国的县级医院都取消了15% 的加成,但是研究发现:取消药品加成以后,效果不明显。药品的费用下降了一些,但是检查费、医疗费上升很快,所以总的费用还是在上升。这就是民众也感受到的,为什么看病越来越贵?原因就是改革缺乏系统性,缺乏整合性,没有能够变换制度,没有换轨。它只是一个单项的改革,医院还在创收。医改就是要把这个机制给变掉,让医疗卫生回到公益性的机制上去。它不是为人民币服务,是为人民健康服务。

三明样本:22家医院齐步走 同一天换轨

  李玲:上世纪80年代,中国农村改革、城市国有企业改革之后,政府财政税收大幅下降。所以那个时候,医院其实是被逼的,你就得去创收。通过创收的方法,来发工资、发奖金、维持医院的运转。因为要让医院创收,所以医生就要通过药、耗材、检查来操作,这就是大家现在都深恶痛绝的医院的逐利机制。这个机制确实是不对的,它只能是一个短期的政策。这些年的探索,让我们都越来越清楚地知道,问题在哪里,如何来解决这些问题。从1985年到2002年,中国医疗卫生系统先后出台了放权让利、扩大医院自主权、医院产权制度改革等一系列市场化的改革措施。

  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医疗供给,但也激化了看病难、看病贵以及医患矛盾等一系列问题。

  一般的市场有效率,是指供方和需方,就是消费者和生产方,能够平等地在市场上博弈。那么在卫生领域,你去看医生,医院是天然的垄断,药企在全球都是垄断企业,医院医生也是垄断方,任何一个医生是信息的垄断……所以我们常常说:竞争能解决问题,而在医疗上,很难去竞争,而且常常竞争的结果是反的。

  在这个新的时代,改革确实和前面的改革不一样了。

  1978 年的改革: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然后改革的方法是放权让利、调动积极性。强调的是微观效率,是一个单位的效率、一个医院的效率、一个企业的效率。改革开放40 年以后,积累的很多问题需要综合、协调地改,需要换轨,需要换系统。

  所以今天的改革,更多地要强调宏观效率。所以医改也正在深化的过程中。尤其健康中国战略的实施,现在的医改,已经不仅仅是单纯地只是让民众看得上病、看得好病,而且更重要的是构建一个体系,让民众少得病、少得大病,全方位、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。

  在这个新时代,给人们最好的信心是什么?就是在变革的时代,中国能不断地变。

  2009年4月,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》发布,中国新一轮医改正式启动,在制度的破旧立新中,探索前行。

  2018年3月的全国两会,中国进行了政府机构的改革。现在有了指挥健康中国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,还有国家医疗保障局。国家医疗保障局的建立,实际上就是在这个层面上实施了医保、医疗和医药的整合。

  我们可以变,而且这个变是朝着正确方向的变。

  这些年,医改的一大亮点就是福建三明的医改。

  三明的医改,首先是改政府,因为要换制度。制度谁来建?只有政府建。第一步就是建立了真正有实权的医改指挥部,就是医改领导小组。

  三明是一个地级市,有12个县,22家公立医院。三明市把22家公立医院整合起来改。现在试点,比如某一家医院,那是改不了的,需要一个生态环境。政府要把新轨建起来。它需要医保的配合,它需要价格的调整、医药的招标采购,以及整个的改革。

  所以三明市政府在制定好方案、把新轨这个路铺好了以后,2013年1月1日,22家医院一起齐步走,一下子换轨。这个新轨是政府举办公立医院的、公益性的新路,所以新轨上的各项考核指标,在不断完善。

  医疗最核心的是什么?医务人员的激励机制。所以三明建立了符合医生行业特点的分配制度——年薪制,但是年薪的考核是工分制。三明把当年人民公社创造的工分制,有效地运用到医生的绩效考核。而且这个考核是动态的,真正让优秀的医生得到好的待遇。

前路渐明:海外专家:“西方病”正需这样的系统化改革

  李玲:医疗、医保、医药“三医联动”;降低虚高药价,切断以药养医之路;城镇职工医保、居民医保、新农合“三保合一”;调整医疗服务价格,推动院长医生全员目标年薪制……三明市委市政府强力推动医改,在与利益集团的博弈中,探索出一条契合中国实际,以健康为中心的新型医疗服务体系。

  三明改革最核心的,是公立医院上了新路。药品回归治病功能,医生回归看病角色,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质。

  三明医改不仅在改革理念上符合医改目标方向,制度设计上突破创新,更在实践层面上对于推进公立医院改革具有巨大示范引领作用。

  从2016年起,福建就成立了中国首个省级医疗保障管理委员会办公室,以“健康”为核心,全面推进医改。2018年10月15日至17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在福建调研,充分肯定了三明医改的示范作用和福建医改的显著成效,强调要深入总结推广三明医改经验,在全省探索医保省级统筹,扩大医改成效和受益面,着力解决民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。她强调公立医院改革是医保、医疗、医药等政策落地的关键点,是深化医改的重中之重。

  路已经很清楚了,就是应该复制三明的模式,系统综合。正确的激励机制、新的轨道,让三明医改一步一步地在走向正确的路,三明实现了三个回归。三明的探索是这些年中国医改的一个亮点。

  我们用三明的数据作了研究,到国际上去讲三明医改。海外专家们非常惊叹。他们表示,中国可以这么改革,就是可以在一个地方,还是一个欠发达的地区,探索出这样的一个系统化的改革。他说,其实“西方病”现在就是需要系统地改,但是没有办法改。中国今天问题很多,因为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。但是我们最有希望的是什么?

  首先,我们能集成地改,能系统地改。三明的经验很快就上升为国家模式。

  第二个,中国现在提出的是实施“健康中国战略”,要为全民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健康保障,不仅仅是医疗。

  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病,而是身体的、精神的和社会福利的一个完美状态。中华民族在健康方面的智慧是最深刻的。中国文化天人合一的理念、可持续发展的方式,它对实施健康中国战略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启示。

  第三个,信息化的手段在帮助我们建立更有效率的医疗服务和健康管理体系。我觉得我们真是赶上一个好的时代,就是智能化、信息化这个时代。

  山东平阴,一个欠发达地区,他们开发了给农民看病的机器人医生,我称它是“智慧型的赤脚医生”。一个农民在家门口找到村医看病,看完了以后,机器人给他辅助诊断,保证这个诊断是对的。如果机器人跟村医的诊断不一样怎么办?呼唤上一级医生,让上一级医生来做裁判。

  中国现在最缺的是基层的好医生。我们要的分级诊疗,要让民众在家门口就能得到系统、连续、安全、可靠的医疗和健康管理。所以这些改革正在推进中。

  我们还是要耐心一点,给改革一点时间。我相信,中国有丰富的实践,政治制度的优势,文化的优势,再加上信息技术的支撑,如果能够有效地把这些优势都集成起来,一定能够探索出中国的健康之路。

  让近14 亿中国人健康幸福,那不就是我们的中国梦吗?我们大家一起努力,用健康梦来支撑中国梦。

对话

话题一:仿制药

  陆勇(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主人公原型,印度仿制药代购案当事人):我是在2002年得了慢性粒细胞白血病,当时吃的是诺华公司进口格列卫,一年的费用是28.8万元(人民币,下同)。加上我自己还做其它治疗,2002年到2004年两年,差不多花了70万元。当时35万元在无锡什么水平?可以买一套100 平方米左右的最好的商品房。后面大家也知道我的故事,我接受了印度药治疗。中国能不能像印度一样,大力发展仿制药呢?

  李玲:印度长期不保护专利,但是保护仿制专利。跟跨国制药企业打官司,都是国家在背后支撑着。世界卫生组织是允许强制仿制的。所以印度在这40年,成了这世界上最好的仿制药大国,美国每年1/3 的药都是从印度进口的。

  中国整体的制造能力远远地强于印度,我们需要的是国家的力量来推动。因为现在的药企,把这种全球垄断高精尖的药企搞成了农贸市场。中国有5000多家药企,小乱差散,小打小闹,所有的成本都是推销。

  药企是全世界利润最高的企业,它的最低利润都在20%。所以这个局面一定要改革,这个其实也是和整个国家转型升级是连在一起的。我想我们共同期待着。

话题二:医患关系

  王蔚(北京安贞医院心脏内科主治医生):2013年,中国医院协会发布了一个调查报告,说的是中国平均每年每家医院的暴力伤医事件要高达27件。医生现在是不是反而变成了一个所谓的弱势群体了?医患关系又该如何破冰呢?

  李玲:中国医患关系是极为不正常的,因为医和患信息不对称。患者去找医生是把命交给医生,所以信任关系至关重要。但是现在,医生和患者的关系变成了一个简单的买卖关系。患者也认为我给了你钱,我付了这么高的价,你就给我治好,没治好就是你医生的错。而医生呢,他也要保护自己。所以更加加剧了他们的矛盾。医改到今天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,只是有一些措施出台,比如医闹入刑,比如说建立警务室,能够缓解一些问题。三明改革了以后基本上没有医闹。三明尤溪的县委书记,他就说,三明医改以后,一起医闹都没有了。因为让医生回归到他的本质,民众恢复了对医生的信任,这种矛盾就解决了。(李璟桐)

附件下载:

相关链接